三七林

帅蒙/桂all/瓶相关

十四年蝉【三·晨风(2)】

原来是广场。他犹豫两秒,滑进去。人比环海路更多,有晨练的老人,跳舞的女人,玩遥控小车的男孩和跟在后面的家长。还有一些踩着滑板过路障的家伙,看着他们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,不屑,又有点隐秘的兴奋。

抱着“没准他们技术很差”的心理坐在边上看一双vans鞋带起滑板ollie【1】的动作,那人腾得倒高,落板不行,脚位置不对,又看下一双,耐克鞋,荡板蛇行绕过三个锥形路障,最后准备踢翻,不料身体出现在滑板前面,怎么也落不回板上,心急动作一乱,身体往后倒。旁边一人急道:“别撑!往边滚!”
还是迟了,耐克男右手在地上一撑,嘶了一声顺势往边上滚去,爬起来不住摆手腕,边上的人走上去按他手肘,松口气道:“没事。叫你别撑你特么就不听。”

看得无聊,他扯开一颗扣子,天气越来越闷热,让人想念起带腥味的海风,于是走去广场一角买水。

上官帅扭上瓶盖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原来的座位被耐克男占了,他还在甩手腕,是怕手出什么毛病,其实问题不大,会肿一阵子。
“最好买瓶冰水敷手。”脑里闪过这么句话,却直到他拎起滑板从耐克男身边走过都没说出口,吞了吞口涎,把话往下咽。

去找新位置,没有歇处的感觉很不妙,似乎所有人都看着自己。他不认为自己是广场上人群的一部分,倒像是戴了六角星标志和其他民族区分开来的犹太人,没人驱赶他,被排斥感却不言而喻。
最后他戴着他不存在的黄色六角星扒开一辆自行车,撑着温热的水泥地,坐在最高一级台阶上。

mp3再次塞进耳朵,单曲循环终于听腻,拨下一首,半天没听出是什么歌,调子倒挺好听,唱到高潮才反应来是《wonderful days》,这首歌的op他看过,也正因为看过,一时心情复杂。【2】

有人戳了戳他肩,也许是要他让路,上官帅转头,那人戴鸭舌帽,黑色的底正中有颗很大的星,他顺着那视线扫向倒地的自行车,反应过来,也懒得解释。

“喂,”戴星形帽的家伙说,“滑板是你的?”
不是拿车?他诧异着点头。
“正好,我们少个人。”
“所以?”
“所以帮个忙呗。”星形帽笑,指指下面,台阶底下有两个人看向这里,旁边在滑的人也停下,顺着他们目光往上官帅这边看。他提着空塑料瓶走下去,星形帽站在上面没动,下面的人又开始滑,星形帽朝底下耸耸肩,也往下走。

下到最后一级台阶他才迟钝地想起要说一声“等我”,在垃圾箱丢了瓶子,走到四个人前道:“帮什么?”
“四立。”微胖的那个人说。【4】
星形帽抬头,眼睛一亮,道:“你把你滑板拿来,海星过四立,哥几个也练练。”

他们把板子侧立,一块一块垒起来,四块滑板垒成“四立”,上官帅看着他的群青色夹杂在红色白色黑色中,毫不起眼。

海星是个瘦削的小子,很好动,竟是几个人里第一个稳过四立的,他跳得很高,板子底下的桥明晃晃直反光,笑得露出两个门牙,不知怎么上官帅就想起幻有一回找他借滑板时诡异的笑。

海星落地后踉跄了一下,板尖翘起,离他最近的人忙扶住他,海星甩开搀他人的手,转身看地上,难怪他被绊住,那是两块波点地砖的接缝处,他骂了句,后退一边去了。

之前搀扶海星的人踩上滑板,星形帽问:“锋哥,四立?”那人伸出三个手指,星形帽旋即撤下一块板,递给上官帅。

接过不知谁的板,上官帅看看面上,愣了几秒,这板砂纸的图案是一幅星空,不像他的是纯粹单色。一面想着,朝三块滑板看去,除了他的,一块红色砂纸板,满是嘻哈元素的涂鸦,几乎能断定这是微胖男的板,他穿得就像跳街舞;一块板是黑色,前脚站的位置画了骷髅头,一块是白色,有些灰头土脸的,站远了才看出白来,显然用了蛮久。

星形帽练了几次四立没过,打算放弃,微胖男连连摆手说他不急,帽子你练练。他就一次一次练,摔了一旁穿帽衫的人就去扶,一边指点,后来终于过了,三人都拍手,海星竖起拇指,丢来瓶水,招呼他休息。

微胖男开始过三立。这会儿周围站了些人,围着他们看,也不顾太阳的热。穿帽衫的人拿着多出的板走近上官帅,道:“来。”

说罢把板一推,滑过来一看,正是他的滑板,于是上官帅踩上去,帽衫男忽笑了一下:“秀一下,你又不是新手。”

“不用你说。”——你们那水平,不秀都对不起我自己。

上官帅夹起滑板走上台阶,海星抱着两手走过来,问了句:“p阶?”帽衫男摇头:“我让他走一个,p阶不算什么。”“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,p阶不算啥,你p的级数有我多?”帽衫男沉默一会,道:“你那是按着惯性往下冲,和ollie没多大关系。”海星一脸不满刚要说话,微胖男上前扯他一把:“吵什么,你俩少说几句!”“吵个p,我哪吵了!”

正嚷嚷,上边传来一声惊呼,那护额男跃上台子旁的铁栏杆一路滑下,衬衫快飞起来,滑板的桥磨在栏杆上发出类似缆车沿缆绳往对山滑下的金属摩擦声。目测他要从栏杆冲下,然后直撞到底下窝着休息的人。台阶上一片人全呆愣着往右看,下头四个站着朝上望,也不知在期待个什么,竟没顾上拦他。所幸上官帅有所控制,在栏杆到尾还有大段时,往旁边台阶一跳,p五阶回场地,朝四人滑过来。

四个人一致以一种“这个b装得不错”的表情瞧他,周围人也往这边行注目礼,可就没那么欣赏了,多半是惊魂未定,还有好些“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不把小命当回事哟”的责备眼光。

星形帽吹了声口哨,走过来道:“牛逼。走,去休息下,这天热得,那小子快裸奔了。”

“裸奔你妹,”海星把T恤撩起擦汗,“回来不在这地滑,换个地方。”

“换哪?”

“往滨海大道走,那边修路,有个坡,也有石坎。”

“行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注解

【1】ollie即豚跳,双脚带板跳起,一种滑板基础动作。练好了可以做很多花样,例如踢翻(kickflip)、脚跟翻(heelflip),踢翻360°,外跳转180°,过立,p台阶,过障碍等等!

【2】和《孤高之翼》不同,《wonderful days》是网王里大家一起唱的歌,更多角色都有参与,表现是青春、励志,更重要的是友谊,不是一个人的精彩,而是大家每个人的wonderful days ,所以看过这个的上官帅心情略复杂,孤僻的人不怕独自一人寂寞,却会畏惧一个人走在一群人边上融不进去也走不开的感觉。

【3】踢翻(kickflip),前脚于外身体外侧踢板,使板自转180°,腾空跃起做ollie动作,然后双脚落回完成自转的板上。

【4】一立,就是把一块板侧立起来的高度,滑板人踩着滑板行进,跃起一定的高度做ollie,越过这个高度,二立就是两块板不重合垒起来的高度,以此类推。一块板侧立高度20cm左右,练好豚跳可以过高的障碍、长的障碍,立主要练习跳跃高度,方便过高的障碍。

【5】p阶,即行进下台阶,从上面跃下,做ollie动作,跳过深的台阶式障碍。p5级台阶相当于过三立。

【6】上官帅从栏杆上往下冲的动作,在《嘻哈小天才》第10话出现,找了一下那动作貌似叫斯密磨(smith grind),用后桥做碾磨动作,前桥不跃上障碍物,而是沿着障碍物边缘滑行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