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七林

帅蒙/桂all/邪瓶

看到丁/丁吧主发帖才知道,原来今天丁/丁已经九十岁了。

对我来说,他永远是那个正义勇敢的少年,属于年轻,属于热情,属于奇遇,属于红海浪潮掀起的浪漫和秘鲁高山上的阳光。

小时候的动画给人带来的是快节奏的惊险和新奇感,长大后看到漫画,被埃尔热流畅的笔触和圆圆的线条吸引,里面一些人物的服装和言谈举止隐隐带有一种法式的优雅和无厘头,很美。

最喜欢《太阳的囚徒》、《破损的耳朵》和《蓝莲花》。

喜欢看向日葵教授轻吻卡斯塔菲尔夫人的手背,喜欢船长暴躁真诚的性格,还有小狗米卢在主人身边活跃的身影,瘦弱坚定的张,行走的笑点杜邦杜庞。

喜欢丁/丁的笑,不管是微笑还是大笑,喜欢他笑的模样和声音,让人心情愉悦,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那么充满活力,总在思考和探寻,永不老去。

我庆幸他是漫画的人物,只有这样,不朽的形象才能定格在最好的年华,最精彩的故事。


【邪瓶】哑

沙海邪x闷声不吭的瓶子

一辆车
不看也没关系的背景:吴邪谈生意回家,看见小哥在做俯卧撑,想逗他说话

我太傻了链接又挂了,见评论区补发

【寻】一双深蓝色的眼睛

两年前还是三年前在lofter或是贴吧看到的,bjd素体的蓝眼睛,一层一层的深蓝,柔顺的边沿长长的睫毛,眼睛不是狭长而是很大的,让人想起圆形的倾斜湖面,湖底极深,除了眼睛睫毛之外,好像其他部分还没上妆,记不清了,好像是在张起灵tag下看到的,有好几张图,可能是lo主自画的妆,整个神情看起来很安静。
想提醒自己放假去张起灵tag下找找看,当时觉得太美就保存了图片,后面在手机两次更新系统,一次更换,无数次内存满后图库自动清零……图片丢失了。

星际和两辆帅蒙短篇车已经全上锁了,以后过段时间再放出来吧 锁文之后终于放心了 现在我的内容四舍五入都是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故事了😊

明年1月7号才能更文了……唉

幼儿园水平的渣图
J20好美!!大裙子!!!

理直气壮

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作者要发糖,我能有什么办法(摊手)

红旗河——一切的未知令人心忧却神往

  地理吧是个群魔乱舞的扯淡贴吧,车轱辘掐架正攵治撕B。第一次看见有人说提藏/水入疆的时候是2015年,那时我就当笑话看,毕竟地吧工程组声名在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整天意淫什么炸/平喜马拉雅造福西南,海平面上升五十米自家变成海景房,填平琼州海峡之类的傻x工程,还弄了一个十大意淫工程排名,被嘲成梗之后,干脆就光明正大开始意淫了。贴吧老哥谈笑风生,个个都比一拍大腿的领导更聪明,福泽万民的工程想了一出又一出,在地图上开的疆域可以吊打常公。
  去年,类似的言论又冒了出来,我当笑话说给我爹听,我爹居然说他读书的时候南水北调西线就是藏水入疆,这几十年陆陆续续有人提红旗/河/工程,当时叫红旗渠,说得轻巧,挖一条渠引雅鲁藏布江水灌溉塔里木盆地,从此改变新疆缺水现状,天方夜谭一般的路线,有人直讽这思想跃/进得比五/八年还夸张,正经一点的回复说,这是不可能的工程,不管有多激动人心,终是空想,因为将会面临巨大而复杂的问题。
  我们的民族自古就是饱经忧患的民族,饥饿让我们创造了灿烂的饮食文化,穷苦让我们节俭而谨慎,泛神论非宗教主导的文化背景让我们相信不问苍天,以辛勤劳动换来丰收。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,古往今来,多少被认为是不可能的工程在中华大地上建起来,我们不怕面对再多巨大复杂的问题,但我们一定要知道,完成这个工程的过程和其结果是利大还是弊大,会让我们的祖国从此变得更好,还是更糟?
  我是真的想知道这个问题,我太想知道了,我理解那些楼主的焦虑心情,藏/南是一个敏感的地方,不夸张地说,基本上每个月地理吧至少有一个帖是关于藏南,关于中印,不是在说如何收复藏/南,就是讨论那地方的价值,要么就是骂中国太软弱,理客中们最爱嘲笑的就是藏/南台/湾未归,所谓的自/干/五小粉红最不甘心的就是藏/南台/湾,眼睁睁看着雅鲁藏布年年流下河谷滋润了印度的平原,新疆缺水依旧,这样一条雄伟大江,却不能沾到它的半分光,如何叫人甘心?
  红旗河想要实现的目标和那条绵延千里的路线,太理想了,美好得不像真的。地貌老师上课时说起,下面一片看不好的声音,担心对生态造成不可逆的破坏,尽管他们还没有看过路线图,都是第一次听说。老师说,一般研究地理或环境相关的人多半都会反对这个工程,而研究经济金融的则会支持。
  我就奇怪了,地吧那群人不是挺支持的嘛,当然混地理吧不等于就是地理专业,倒是混地质吧的吧友九成都是相关专业的……说起来,第一次听说的时候,我是反对态度,但我忘了自己到底是以什么理由不看好藏水入疆,也许是一贯的小心谨慎畏畏缩缩,凭直觉想到真的开工会对各方面造成很大影响。
  其实,破坏生态环境还不是这个工程最严重的弊端,和印度的国际关系问题也不是,实施工程的过程和结果,会对从经济到环境安全,从国内到国外各个方面带来的改变才是最让人担心的,原谅我的自私——我说的是对人类尤其是中国人角度的环境安全,而不是从地球角度的生态环境,没有一个工程是不会对生态造成影响的,如果害怕改变,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原状。红旗河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,不夸张地说,整个西北都会为之改变,而且没有人能未知这种改变是好是坏。中国正是将强未强、将富未富之时,问题和发展并存,乱象和进步同出,让人对未来既担心又期待。

  真正让我开始感兴趣的是地吧去年新出现的两个帖子,盖了两百多楼。同样是关于红旗河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吧里的讨论氛围那么好,支持者不断地提论据,质疑者不断地提出新问题,没有人感性地吵起来,或者绕到其他话题,有人测高程以证工程可行,有人贴出粮食报告证明国内不缺粮,不需要开发塔里木,从横断山脉的落差讨论到塞北大漠的水价,让人感慨。不管红旗河是否可行,单单是这两帖的讨论或者说辩论,已经是一个积极的思考过程了,集思广益是我对整个帖子的直观感受,其中有一位层主执着地解释他的构想,断断续续地提出新的解决方法,我知道是要理性讨论,但不管是反对的人还是支持的人,都一定有个感性的出发点。两百多楼的讨论打动了我,这就是我对这个工程最感性的出发点了。后来出现过一些藏水入疆的水帖,有些人说屁民干操心有什么用,上面的人又听不见,我反对这种说法,对我来说,会想到这些事就像本能一样自然,是情不自禁的,相反,一个人一生不为自己生活的国家的政/策和发展发表言论、表达情绪才是反常的,他怎么可能忍得住?
  地吧人引用名言说,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,于是我想到抽时间写一篇有关红旗河的东西,十年后,二十年后,半个世纪后,如果中国做了这个工程,我可以整理思路,对照我写的东西,如果中国最后没有选择红旗河,我可以分析为什么没有做的原因,我只想知道,这个美好而狂妄的设想究竟能被具象化到什么地步。我甚至觉得,论证它可行或者论证它根本不可行的过程,是一种理想主义者小心翼翼潜入现实之海的浪漫。重要的不是让自己的观点得到赞同,而是引起下一个人的思考。
  以后要写的这篇关于红旗河的讨论,大部分的想法都要参考网友、书和资料,我会尽量标明出处,不打算只发在lof上,如果我能搞出这么一篇东西,我想带着它,去更远的地方。